文档视界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视界 > 2010年高考语文试题诗歌鉴赏专题解析

2010年高考语文试题诗歌鉴赏专题解析

2010年高考语文试题诗歌鉴赏专题解析

全国卷1

12.阅读下面这首诗,然后回答问题。(8分)

咏素蝶诗刘孝绰

随蜂绕绿蕙,避雀隐青薇。映日忽争起,因风乍共归。

出没花中见,参差叶际飞。芳华幸勿谢,嘉树欲相依。

{注}刘孝绰(481-539):南朝梁文学家,彭城*(今江苏徐州)人。文名颇盛,因恃才傲物,而为人所忌恨,仕途数起数伏。

(1)这首咏物诗描写了素蝶的哪些活动?是怎样描写的?(3分)

(2)这首诗有什么含意?采用了什么表现手法?(5分)

【参考答案】(1)这首诗描写了素蝶随蜂悠游,遇雀躲藏;映衬日光腾起,顺着风势返回;在花丛中时出时没,于树叶间上下翻飞。是通过素蝶和周围事物的关系、对不同情况的反应来描写的。

(2)这首诗通过对素蝶活动的描写,表现了诗人在现实生活中的悲欢、沉浮,最后两句突出了作者对美好事物的依恋和向往。采用了托物言志的手法。

【赏析】

这首《咏素蝶诗》是南朝齐梁之际有"神童"兼"彭城才子"之誉的刘孝绰所作。此诗今天作为诗歌鉴赏题的材料出现在201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全国卷的语文试题中。

此诗在形式上采用了白描手法描写蝴蝶在风中、花中的飞舞的情况,同时运用了对比手法,以及动态描写和静态描写相结合的方法将蝴蝶飞舞的姿态描写得十分形象和逼真。诗人仅仅用了四十字就把蝴蝶的性格、姿态、情感表现出来,让人如于风和日丽之时,见蝴蝶随着蜂儿转于绿蕙丛中,时而避雀隐,时而浴日舞,令人叹为观止。

联系刘孝绰虽然自负才华自视甚高,但一生仅做到秘书监,一直得不到提拔的遭遇,可知诗中蕴含着期盼得遇明主之意。"嘉树欲相依"为全诗主旨。

素蝶即白蝶,诗首联写蝴蝶为了躲避天敌("蜂"、"雀")时而绕着草花飞,时而躲藏在草花丛中。颔联写蝴蝶在阳光照射下随风翩翩起舞。颈联写出蝴蝶在花草树木间出没。诗的前三联采用白描的手法,使红花、绿草、白蝶、阳光、嘉树,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卷,充满了无限生机。最后写出蝴蝶的期盼:希望这些提供蝴蝶栖息的花草树木能够永远存在。这首

咏物诗传达了古人朴素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良好愿望。

【附】作者简介

刘孝绰(481-539)南朝诗人。本名冉,小字阿士,彭城人。七岁能文,素有"彭城才子"之称。父刘绘,为齐大司马,幼小的孝绰"年未志学",就能"代父草诏诰"。舅父王融,亦齐中书郎,非常欣赏孝绰的聪明才智,常常带着他拜会亲友,被人誉为"神童"。梁武帝时,历官尚书水部郎,侍帝宴,赋诗七篇,帝叹赏,累迁秘书丞。昭明太子萧统,令图工绘绰图像,悬于"乐贤堂",以示敬仰。孝绰辞藻,为世所宗,每作一篇,争相传诵,有群从子侄七十人,皆能文。诗与何逊并称"何刘"。有诗文集数十万言问世,可惜失传。明人辑有《刘秘书集》。

【延伸阅读】

认识刘孝绰

徐州历史上人才辈出,群星璀璨。既有叱咤风云的楚汉精英项羽、刘邦,也有中华烹饪绝技的开山先师彭祖,还有才华横溢的目录学鼻祖刘向。我这里要说的又是一位重要的文学大师刘孝绰。

据《梁书o刘孝绰传》、《南史》等文献记载:刘孝绰(公元481-539年),本名冉,小字阿士,彭城人。七岁能文,素有"彭城才子"之称。父刘绘,为齐大司马,幼小的孝绰"年未志学",就能"代父草诏诰"。舅父王融,亦齐中书郎,非常欣赏孝绰的聪明才智,常常带着他拜会亲友,被人誉为"神童"。梁武帝时,历官尚书水部郎,侍帝宴,赋诗七篇,帝叹赏,累迁秘书丞。昭明太子萧统,令图工绘绰图像,悬于"乐贤堂",以示敬仰。孝绰辞藻,为世所宗,每作一篇,争相传诵,有群从子侄七十人,皆能文。又据日本遍照金刚《文镜秘府论》,刘孝绰是《文选》的主要编撰人。孝绰有诗文集数十万言问世,可惜失传。明人辑有《刘秘书集》。孝绰仗气负才,幼时尝言:"天下文章,若无我当归阿士。"凡不合意者辄直言诋訾,加上性格乖忤,与世不融,结果得不到提拔,官也就做到秘书监为止。、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生活在南北朝时期的刘孝绰,不仅受到梁武帝萧衍的赏识,更受到皇太子萧统的敬重。按理,有了这样两重背景,这位"彭城才子"应当有机会大展宏图了。然而,问题就出在他"仗气负才","性格乖忤"的牛脾气上。

武帝普通六年(公元525年),时任太子仆掌东宫管记的刘孝绰,和一个"彭城到洽"的学士,同做太子的侍读。"初,孝绰与到洽友善。"后来,"孝绰自以才优于洽,每于宴坐,嗤鄙其文,洽衔之。"这样,就和这位同乡暗中结下了冤仇。有一次孝绰携妾入官府,被到洽知道了,于是向皇帝参奏一本,弹劾孝绰。罪名是"携少妹于华省,弃老母于下宅","名教隐秽"。省,就是皇宫禁地。刘孝绰的行为属于伤风败俗,不可告人,因而获罪罢官。虽然

有史书评论说"携妾入官府,似不足与此罪相值"。但这件事,可能让刘孝绰对宦海沉浮有了新的认识。具有戏剧性的是,刘孝绰被免职后,"高祖数使仆射徐勉,宣旨慰抚之"。皇帝还将自己新写的《籍田诗》,"先示孝绰",可见梁武帝还是非常赏识刘孝绰的。隔了两年(大通元年),"孝绰起为西中郎湘东王谘议",后再次成为太子仆。此后,刘孝绰还吃过一个小官司,即任尚书吏部郎时,因"坐受人绢一束,为饷者所讼"。仅仅接受人家"一束"绢,便被起诉,可见有人存心和他过不去,好在这起诉讼,对他没有太大影响,"顷之,迁秘书监"。大同五年,卒官,时年五十九岁。梁元帝为孝绰墓铭云:"鹤开阮瑀,鹏翥杨修,身兹惟屈,抉摇未申"。阮瑀、杨修皆三国名士,褒赏惋惜之情,充塞字里行间。

抛开刘孝绰自己的诗文不说,从学术上,他一生有两件事值得记述:第一是帮助萧统编撰《文选》;第二是开创中国楹联之先河。

《文选》作为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著作权虽然记在昭明太子萧统的名下,但功劳还是应该属于刘孝绰。首先,刘孝绰在萧统九岁时就担任了他的"洗马"(亦作"先马"即太子出行的先导官),这个才气天赋的皇太子,一定是受到老师刘孝绰的熏陶和指导,才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学问家的,"昭明文章繁富,特命太子仆刘孝绰集而序之"。其次,刘孝绰比萧统年长二十岁,据《昭明太子萧统年谱》记载,《文选》开始编撰的时间大约在天监十五年,当时萧统只有十六岁,从年龄和学识的任何角度,作为"洗马"和"东宫管记"的刘孝绰,对《文选》的立意、选题、定稿,必然起主导作用。

《文选》的编撰,独具慧眼,注重风格的典雅,文字的骈丽,"自谓毕乎天地,悬诸日月"。文章专注文学价值,不选经、子,史书也只录"辞采""文华"的部分。《文选》初成总量达"千卷",后精选成三十卷,分三十八类,包括先秦至梁代的诗文辞赋及较有文采的史论传赞等共七百余首(篇),收录作家一百三十余人,许多有代表性的人物和作品,还有不少精彩篇什,也赖此得以保存和流传,所以《文选》是一部很有价值的文学著作。《文选》传世,也是文学史上的一件大事,特别到唐宋,倍受世人重视,成为学子们争相诵读的主要经典,故民间有"《文选》烂,秀才半"之谚。后人诠注《文选》的也不少,如唐显庆年间李善注释六十卷;唐开元年间,吕延济、刘良、张铣、吕向、李周翰五人合注《五臣注》等。现在敦煌、台湾、日本都有《文选》印本或残卷留存。

第二是对楹联的贡献。楹联,就是张贴在楹柱上的对联,是中国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艺术奇葩,也是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瑰宝。它不是诗,也不是词,它以自己独特的艺术形式,广泛应用于节庆、婚丧、名胜、庙宇、宫殿、厅堂、居室,乃至农家小院,猪舍、牛栏,凡是有中国人活动的地方,无处不无它的身影。每逢新春佳节,大红纸书写的喜庆春联,

恐怕要染遍整个中国!楹联的这一特点,是任何其它文体所不能替代的。

楹联的历史悠久,和汉字同宗同源,她孕育在先秦两汉,鼎盛在明清,现代又是一个发展高峰。最早认为,楹联的起源是后蜀主孟昶(公元965年)自题的一副对联:"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后经谭嗣同考证,中国的第一副楹联,就是刘孝绰在罢官后书写的。联曰:"闭门罢吊庆;高卧谢公卿"。这副对联,充分反映出这位"彭城才子"的"乖忤"性格。谭嗣同的考证,不仅把楹联的历史上推了400多年,而且引证出徐州是中国楹联故乡的重要史实。现在,刘孝绰作为"中国楹联第一人"的论点,已被学术界广泛认同。

刘孝绰的三妹刘令娴,也是一个出众的诗人,她继哥哥贴出对联之后,也贴一联与之呼应。联曰:"落花扫仍合;丛兰摘复生"。这副对联明显是在替兄长罢官鸣不平。如果说刘孝绰开创了中国楹联的先河,刘令娴也当重记一笔。令娴善诗能文,她的文采在南北朝时期就以"清拔"著称。令娴丈夫徐悱,即前文提到的仆射徐勉之子,较早辞世,勉欲为儿子写悼词,不料令娴先成《祭夫》一文,辞情凄怆,感人至深,只好搁笔。历史上才子不少,才女则寥若晨星,刘令娴堪称"彭城才女",故不得不记之。经过了一千五百多年岁月的磨练,能读到这位才女的诗篇,也属不易,特录令娴诗一首作本文的结尾:"日落应门闭,愁思百端生。况复昭阳近,风传歌吹声。宠移终不恨,谗往太无情。只言争分理,非妒舞腰轻"。

全国卷2

12.阅读下面这首诗,然后回答问题。(8分)

梦中作①欧阳修

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

棋罢不知人换世②,酒阑③无奈客思家。

【注】①本诗约作于皇祐元年(1049),当时作者因支持范仲淹新政而被贬谪到颍州,②传说晋时有一人进山砍柴,见两童子在下棋,于是置斧旁观,等一盘棋结束,斧已烂掉,回家后发现早已换了人间。③酒阑:酒尽。

(1)这首诗表现了作者什么样的心情?

(2)你认为这首诗在写作上有什么特色?

【参考答案】12(8)

(1)(3分)表现了.①因仕途失意而对前途忧虑和无可奈何的心情;②希望脱离官场返回家乡的心情

(2)(5分)一句一个场景②拟景写情,情景交融③对仗十分工巧。

【赏析】

这是一首体制十分奇特、艺术手法十分讲究的诗。一句一绝,四句诗是四个不同的独立意境,虽然此诗四个画面各自独立,然而组合在一起却又成为一幅构思完整、意境连绵的图画。

全诗一句一截,各自独立,描绘了秋夜、春宵、棋罢、酒阑四个不同的意境,好像四幅单轴画。

扬慎《升庵诗话》卷十一认为,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鸳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此诗之祖。不过,细细体味,这四句给人的意象又是统一的,正可以诗题的一个"梦"字贯通。因为是梦,故尔有意识流动变幻不定,前后不连贯的特点,使诗中的景和事显得迷离惝忆,隐隐绰绰,游移不定,似是而非。末句是全诗之关目,一个"客"字便是梦的原由,梦的主旨,梦的归宿。李后主尚有"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时候,到底给人片刻慰籍。可欧阳公表现的梦,却是客愁贯穿于始终,令人抑郁不展,魇魔难去。日有所思则夜有所梦,可见这客愁之深之切了。诗题"梦中作",这当然不可能,可全诗却给人以无庸臵疑的梦境之感,有如身历亲受。诗人良苦用心和绝妙手笔,可发一赞叹。

新课标全国卷(适用于宁夏、海南、陕西、吉林、黑龙江)

阅读下面这首乐府诗,完成8-9题。

雨雪曲

江总①

雨雪隔榆溪②,从军度陇西③。绕阵看狐迹,依山见马蹄。

天寒旗彩坏,地暗鼓声低。漫漫愁云起,苍苍别路迷。

【注】①江总(518-590):南朝陈文学家,字总持,济阳考城(今河南兰考)人。历侍梁、陈、隋三朝。②榆溪:指边塞。③陇西:在今甘肃东部。

8.这首诗描写了什么样的环境?末句中的"别路"是什么意思?

9.诗人把"旗彩坏"、"鼓声低"分别接在"天寒"、"地暗"之后,这样写有什么好处?这首诗表现了戍卒什么样的情感?

【参考答案】

8.答:这首诗描写了边地雨雪交加、荒凉苦寒的环境。"别路"的意思是戍卒离别家乡到边关的路。

9.答:这样写的好处是,不仅点明了边塞"天寒""地暗"的环境,也真实生动地透露出戍卒在这种环境中产生的"旗彩坏""鼓声低"的心理感受。这首诗表现了戍卒身处辽远而艰苦的边塞的思乡之情。

【赏析】

江总今存征戍诗五首:《陇头水二首》、《关山月》、《骢马驱》、《雨雪曲》,皆为乐府横吹曲辞,多描写边塞之荒僻与离人之忧愁,尤值一提是《雨雪曲》。起句"雨雪"点题,"榆溪"乃边关之溪,"陇西"乃边关要塞,可见戍地之寒远。"天寒旗彩坏"虽未如"风擎红旗冻不翻"形象,却异曲同工。诗末回首遥望来时路,无限思乡之愁起。《乐府诗鉴赏辞典》称此诗"苍凉劲直,颇有气骨",笔者亦有同感。

江总(519─594),字总持,济阳考城(今河南兰考东)人,南朝陈大臣。幼聪敏,有文才。年十八,为宣惠武陵王府法曹参军,迁尚书殿中郎。所作诗篇,深受梁武帝赏识,遂擢为侍郎,后更官至太子中舍人。张缵、王筠、刘之遴,乃一时高才学士,皆对江总雅相推重,与之为忘年友。侯景反,台城陷,辗转避难,流寓岭南。陈文帝天嘉四年(563年)还为中书侍郎。后主即位,历任尚书仆射、尚书令,世称「江令」。江总虽身为宰相,但不理政务,终日与陈暄、孔范等陪侍陈后主,游宴后宫,吟作艳诗,荒唐无度,当时谓之狎客。入隋,为秦王文学,卒于江都。有集三十卷,已亡佚,明人辑有《江令君集》。江总是宫体诗重要作家,今存诗近百首,浮艳靡丽,内容贫弱,多是一些为统治者淫乐助兴之作【延伸阅读】

南北朝诗人在横吹乐府诗的创作中确立了边塞题材的文学传统,之后唐代横吹乐府诗也延续了南北朝的边塞内容。在诗歌的艺术形式上,南北朝诗人也树立了一定的范式。

首先,南北朝横吹边塞诗确立了边塞诗中使用的具有规定性的意象。《唐音癸签》言:"古诗之妙,专求意象。"[7](P16) 诗歌是抒情言志的载体,中国古代诗歌追求的最高境界是韵味、意境,这种韵味、意境是直抒胸臆的语言所无法构造的,因此大量的自然之物被频繁地写进诗歌,成为诗人抒情言志的审美意象。意象具有规定性,同一类别的诗歌会使用与之相应的一定类型的意象,这些意象肯定是能使一类诗歌具有区别意义的。在南朝横吹乐府诗歌中已经出现了特定的意象,如霜雪、飞沙、转蓬、明月、羌笛、箫笳、沙尘、旆旌等等,这样的意象正式具有了特定的边塞的意义。比如,南北朝横吹边塞诗中常使用军乐乐器这样的意象来表现征战的内容,如笳、笛、鼓、箫、钲、角等:

羌笛含流咽,胡笳杂水悲。(张正见《陇头水》)

陷敌摐金鼓,摧锋扬旆旌。(刘孝标《出塞》)

城高短箫发,林空画角悲。(简文帝《折杨柳》)

还将出塞曲,仍共胡笳鸣。(陈后主《折杨柳》其一)

谷暗宵钲响,风高夜笛喧。(陈后主《折杨柳》其二)

寒笳将夜鹊,相乱晚声哀。(阮卓《关山月》)

笳寒芳树歇,笛怨柳枝空。(陈暄《紫骝马》)

况听南雁归,切思朝笳音。(陈后主《雨雪》)

风哀笳弄断,雪暗马行迟。(江晖《雨雪曲》)

天寒旗彩坏,地暗鼓声低。(江总《雨雪曲》)在唐代的横吹边塞诗中就继承了南北朝横吹乐府中军乐乐器这样的意象: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杜甫《后出塞》)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出塞》)

胡笳在何处,半夜起边声。(戴叔伦《关山月》)

夜夜闻悲笳,征人起南望。(崔融《关山月》)

笳吹远戍孤烽灭,雁下平沙万里秋。(翁绶《关山月》)诗歌意象的使用可以形成一种品质。对于诗人而言,可以以某一诗歌意象来寄托其高尚情趣,作为其人格的象征物,如陶渊明爱菊,林逋、陆游爱梅,周敦颐爱莲,苏轼、郑板桥爱竹等。对于一种诗歌类型而言,可以以某些特定的意象来形成典型。南北朝时期横吹边塞诗的意象还显割裂、堆砌,到了唐代已更为浑融,有骨气。唐代横吹边塞诗在继承南北朝横吹边塞诗的基础上确立了自己的典型意象。

其次,南北朝的横吹边塞诗确立了以汉事喻今的写诗立意方式。中国古代的强盛之世不外乎汉、唐。汉代的强大,尤其是汉代在抗击匈奴中取得的丰硕战果,对于偏安于江南一隅的南朝人来说是很想往的,所以南北朝的诗人们在边塞诗的创作中尽情的歌咏。横吹乐府诗中就有很多这样的诗句:

勿令如李广,功遂不封侯。(刘孝威《陇头水》)

远入隗嚣营,旁侵酒泉路。(张正见《陇头水》)

传闻博望侯,辛苦提汉节。(江总《陇头水》)

是时张博望,夜赴交河城。(吴均《出关》)

垂鞬还细柳,扬尘归上兰。(陈后主《紫骝马》)

到了唐代的横吹乐府诗中仍然常见到用汉事之处: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昌龄《出塞》)

未奉君王诏,高槐昼掩扉。(耿湋《入塞曲》)

丁零苏武别,疏勒范羌归。(李端《雨雪》)

铁岭探人迷鸟道,阴山飞将湿貂裘。(翁绶《雨雪曲》)

苏武才为典属国,节旄空尽海西头。(王维《陇头吟》)

南北朝诗人在横吹乐府边塞诗中确立的写汉事的方式,对唐代横吹乐府诗创作的影响是很明显的。在这方面,唐代与南北朝的区别不大,只是在唐代的诗歌中使用的更多一些。

第三,南北朝横吹乐府边塞诗在情感抒发上确定了以"悲"为主要元素的情感基调。钟嵘《诗品序》言:"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宫;或骨横朔野,或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返;女有扬蛾入宠,再盼倾国。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8](p2-3) 钟嵘列举的种种"感荡心灵"的事例中就包括边塞内容的"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南朝文人横吹乐府诗的创作中是崇尚抒发"感荡心灵"的"悲哀"之情的。

含悲别陇头,关路漫悠悠。(梁元帝《陇头水》)

高陇多悲风,寒声起夜丛。(陈后主《陇头》)

羌笛含流咽,胡笳杂水悲。(张正见《陇头水》)

城高短箫发,林空画角悲。(简文帝《折杨柳》)

寒夜猿声彻,游子泪沾裳。(梁元帝《折杨柳》)

戍边岁月久,恒悲望舒耀。(陈后主《关山月》)

边城风雪至,客子自心悲。风哀笳弄断,雪暗马行迟。(江晖《雨雪曲》)南北朝横吹乐府边塞诗中的"悲"是"悲哀",而唐代横吹边塞诗的"悲"则更多地表现为"悲壮"与"惆怅"。

从来共呜咽,皆是为勤王。(卢照邻《陇头水》)

三军尽回首,皆洒望乡泪。(皇甫冉《出塞》)

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杜甫《前出塞》)

那堪音信断,流涕望阳关。(崔湜《折杨柳》)

苍苍万里道,戚戚十年悲。(耿湋《关山月》)

征人望乡思,战马闻鼙惊。朔风悲边草,胡沙暗虏营。(鲍君徽《关山月》)

南北朝边塞诗中的"悲"多表现为南朝诗人的玩味一己之情。相比较,唐代边塞诗所表现的多是为功业、为民生的大境界的"悲"。元杨载《诗法家数》中言"征行"类诗诗法曰:"征行之诗,要发出凄怆之意,哀而不伤,怨而不乱。要发兴以感其事,而不失情性之正。或悲时感事,触物寓情方可。若伤亡悼屈,一切哀怨,吾无取焉。"[9](p733) 此段话正说明了边塞诗创作中能较好抒发悲哀之情的方式。

综上所述,南北朝的横吹乐府边塞诗在意象、立意以及抒情这三个主要方面确立了诗歌创作的范式,唐代横吹乐府边塞诗中明显承继了南北朝的诗歌范式。不仅如此,南北朝其他

类型的乐府边塞诗以及边塞抒情诗,在意象、立意和抒情上也同样具有这样的特点,唐代对南北朝的承继也不仅仅表现在横吹乐府边塞诗上,而应该是唐代整体边塞诗的共同特点。所以,横吹乐府边塞诗的特点及演变可以是乐府边塞诗,甚至整个边塞诗的代表,通过对它的考察能达到窥一斑以见全豹的目的。

三、横吹乐府边塞诗的价值和意义

南朝时期的文坛弥漫着绮靡轻艳、雕琢刻镂之气,尤其是自梁代"宫体诗"兴起后,更是陷入一派"香软"之中。《隋书o经籍志》载:"梁简文之在东宫,亦好篇什,清辞巧制,止乎衽席之间,雕琢蔓藻,思极闺闱之内。后生好事,递相放习,朝野纷纷,号为宫体。"[10](p199) 而乐府边塞诗在南朝"轻艳香软"的诗坛中别树一帜,呈现出刚健之气。南朝宋、齐、梁、陈四代,偏安于江南一隅,虽然也会有峻峭山川之景,以及征伐讨敌之事,但基本上接触不到真正意义的边塞。所以,南北朝诗人要运用富有边塞特色的名物意象,虚设边地自然环境,抒发征战的悲哀感怀,极力创作出最像样的边塞诗,他们的边塞诗更具有浓厚的边塞味道。宫体诗的倡导者梁简文帝萧纲在《答张缵谢示集书》中说:

纲少好文章,于今二十五载矣。窃尝论之,日月参辰,火龙黼黻,尚且著于玄象,章乎人事,而况文辞可止,咏歌可辍乎!不为壮夫,杨雄实小言破道,非谓君子,曹植亦小辩破言。论之科刑,罪在不赦。至如春庭落景,转蕙承风,秋雨且晴。檐梧初下,浮云生野,明月入楼,时命亲宾,乍动严驾,车渠屡酌,鹦鹉骤倾,伊昔三边,久留四战,胡雾连天,征旗拂日,时闻坞笛,遥听塞笳。或乡思凄然,或雄心愤薄。是以沉吟短翰,补缀庸音,寓目写心,因事而作。[11](P114) 萧纲在这篇文章中表达了他对于创作的热情,而且不仅仅有热情,他还把创作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况文辞可止,咏歌可辍乎?"甚至把它当作人生意义的体现。因此,他什么都要写,当然也包括了写边塞。不论萧纲是否具有,或者说多大程度上具有边塞生活的体验,他的这种创作心态都会使诗歌创作难免带有了想像和虚构的成分。

客观地讲,南朝特别是齐梁以后,称霸文坛的是大量香艳、繁缛的宫体诗,边塞诗的创作并非文坛的主流。不过因为南朝诗人趋新求异的创作心态,创作出了极具边塞意味的乐府边塞诗,所以,南朝乐府边塞诗仍然在诗坛上独树一帜,在轻靡中显现出了刚健。

"绮靡者,六朝本相;雄伟者,初唐本相也。"这是许学夷《诗源辨体》中对六朝文学与初唐文学所作的精辟区分。而由六朝之"绮靡"进入初唐之"雄伟"者,就有南朝乐府边塞诗之功。"徐庾五言,语虽绮靡,然亦间有雅正者。徐如《出自蓟北门行》及《关山月》,瘐如《别周尚书》,皆有似初唐。"[12](p132) 《周书o瘐信列传》载:"摛子陵及信,并为抄撰学士。父子在东宫,出入禁闼,恩礼莫与比隆。既有盛才,文并绮艳,故世号为徐、瘐体焉。"[13](P733)

"徐瘐"二人是"宫体诗"的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他们的"徐瘐体"也是"宫体诗"的另一种称谓。在徐、庾二人的诗作中有"似初唐"的《出自蓟北门行》及《关山月》,而这两篇诗作正是乐府边塞诗。在南朝的乐府边塞诗中,横吹乐府又是具有代表性的,《诗源辨体》一书中有多处涉及到了南朝横吹乐府边塞诗:

王褒五言,声尽入律,而绮靡者少。至如《饮马》、《从军》、《关山》、《游侠》、《渡河》诸作,皆有似初唐。

张正见五言,声尽入律,而绮靡者少。《雨雪曲》、《从军行》,亦近初唐。至如《出塞》、《从军》、《饮马》、《结客》及魏徵《出关》等篇,声气稍雄,与王褒、薛道衡诸作相上下,此唐音之始也。[12](P133、138)

许学夷所提到的"声尽入律,而绮靡者少"的诗作几乎都被包括横吹乐府在内的乐府边塞诗占尽了。南朝的这一批数量并不算多的乐府边塞诗,虽然受文坛宫体诗主流的影响,带有割裂、造作的特点,在诗歌艺术性上仍显稚拙,但是其雄伟、刚健有"近初唐者",正是诗歌从六朝之"绮靡"向初唐之"雄伟"的转变之机。此一转变直接开启了盛唐诗歌的高潮,称其为"唐音之始"可矣

北京卷

13.阅读下面这首诗,完成①、②题。(7分)

古风(其三十九)

李白

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风飘大荒寒。荣华东流水,万事皆波澜。白日掩徂晖①,浮云无定端。梧桐巢燕雀,枳棘②栖鵷鸾③。且复归去来,剑歌行路难。

注:①徂晖:落日余晖。②枳棘:枝小刺多的灌木。③鵷鸾:传说中与凤凰同类,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①下列对本诗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前四句,写诗人登高望远,看到天高地阔,霜染万物的清秋景象,奠定了全诗昂扬奋发的基调。

B.诗中"荣华东流水"与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古来万事东流水"表达的意思有相似性。

C.七、八句借助于描写白日将尽、浮云变幻的景象,形象而含蓄地表达了诗人对世事人生的感受。

D.九、十句的意思是本应栖息于梧桐的鵷鸟竟巢于恶树之中,而燕雀却得以安然地宿在

梧桐之上。

②结合全诗,简述结尾句"剑歌行路难"所表达的思想感情。(4分)

【参考答案】

①(3分)A.②(4分)要点:①对荣华易逝、世事多舛的人生境遇的感慨②对黑白颠倒、小人得志的社会现实的不满③对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自身遭际的激愤。

天津卷

13.阅读下面两首唐诗,按要求作答。(6分)

峡口送友人

司空曙

峡口飞花欲尽春,天涯去住泪沾巾。

来时万里同为客,今日翻成送友人。

送蜀客

雍陶

剑南风景腊前春,山鸟江风得雨新。

莫怪送君行较远,自缘身是忆归人。

(1)《峡口送友人》一诗描写了什么时节的景色?它是通过哪个意象表达出来的?

(2)两首诗在抒发送别之情的同时,还表达了什么共同的情感?

(3)有人认为《峡口送友人》一诗采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送蜀客》一诗采用了反面烘托的手法,你是否同意?请说明理由。

【参考答案】(1)暮春飞花

(2)思念故乡之情(3)同意:第一首用伤春之景正面烘托离别之情;第二首用早春清新之景反衬离别之情,以乐景写哀。

不同意:第一首用伤春之景正面烘托离别之情;第二首也是正面烘托,用早春清新之景烘托诗人分享友人归乡的喜悦之情。

【解析】

峡口花已飞落,知道春将逝去。惜春之情,奠定了全文悲的情调。"天涯"二字让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思念或是生离,"泪沾巾"将更多的可能留给了生离。别情总是最伤感最缠绵的,而客中送客更是悲苦深刻。寄身是客本已凄凉,又遇别客情,则比一般的送别更加的悲凄。哀伤自己异乡为客,无论是物质和精神都没有寄托和依靠,缺乏安全感和安定感,总感觉人在虚里飘。难得结交一挚友,可是如今却要话别,别情可谓凄凉入骨。作者将别情融入自己

的身世处境,情感更加深刻复杂。【附录】作者简介

司空曙,字文明(一作初),广平人。登进士第,从韦皋于剑南。贞元中,为水部郎中,终虞部郎中,诗格清华,为大历十才子之一。集三卷,今编诗二卷。

雍陶,字国钧,成都人(约公元八四四年前后在世)。工于词赋。少贫,遭蜀中乱后,播越羁旅,有诗云:"贫当多病日,闲过少年时。"大和八年陈宽榜进士及第,一时名辈,咸伟其作。然恃才傲睨,薄于亲党。其舅云安刘钦之下第,归三峡,却寄陶诗云:"山近衡阳虽少雁,水连巴蜀岂无鱼"得诗颇愧赧,遂通向不绝。大中六年,授国子毛诗博士。与贾岛、殷尧藩、无可、徐凝、章孝标友善,以琴樽诗翰相娱,留长安中。大中末,出刺简州,时名益重,自比谢宣城、柳吴兴,国初诸人书奴耳。宾至,必佯佯挫辱。投贽者少得通。秀才冯道明,时称机捷,因罢举请谒,给阍者曰:"与太守有故。"陶倒屣,及见,呵责曰:"与足下素昧平生,何故之有"冯曰:"诵公诗文,室迩人远,何隔平生"吟陶诗数联,如"立当青草人先见,行近白莲鱼未知。"又"闭门客到常如病,满院花开未是贫。"又"江声秋入峡,雨色夜侵楼"等句。陶多其慕己,厚赠遣之。自负如此。后为雅州刺史,郭外有情尽桥,乃分衿祖别之所。因送客,陶怪之,遂于上立候馆,改名折柳桥,取古乐府《折杨柳》之义。题诗曰"従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呼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它离恨一条条。"甚脍炙当时。竟辞荣,闲居庐岳,养疴傲世,与尘事日冥矣。有《唐志集》五卷,今传。

【附录】延伸阅读(比较鉴赏)

张籍《送蜀客》

蜀客南行祭碧鸡①,木棉花发锦江西②。

山桥日晚行人少,时见猩猩树上啼。

注释:

12、祭碧鸡:用汉王褒事。《汉书o王褒传》:"方士言益州(今四川成都)有金马、碧鸡之宝,可祭祀而致也。宜帝使褒往祀焉。"

②木棉:常绿乔木,生长于岭南、四川一带。花红干高,又名攀枝花、英雄树。锦江:在今四川成都南。传说蜀人织锦,濯于其中则色彩鲜艳,濯于他水则暗淡,故名锦江。

【赏析】

唐人诗中,以送客、赠别为题材的作品,屡见不鲜,写法也多种多样。象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重在写离情和友谊,对友人所去的蜀州,只简括地说了一句"风烟望五津"。李白的《送友人》÷侧重描写送别之处以及友人途中的情景,而友人的目的地却只字未提。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从形式上讲,和这首诗一样,也是七绝,但他只是从眼前景着笔,

对友人所去之地,只是在"西出阳关无故人"这样的情语中带到一笔。可是这首诗却不同:它不写别时景、别时情,而集中笔力描绘友人所去之处的景色,可算是别具一格。

诗的起句,即事直书,开门见山,点明"蜀客南行"。因为被送者是"客",而"客"上又冠以"蜀"字,则友人所去之处不言自明。通过这一句,把行人和居人的关系,也交代得清清楚楚。"祭碧鸡"三字,用了一个典故。起句用典,在张籍诗中可能是一个特点。例如《秋思》中用了张翰的典故,这里用了汉代王褒的典故。不过《秋思》是暗用,即使不熟悉典故,也不妨碍对诗意的理解。这首诗用的是明典,不解释清楚就很难了解诗的内容。典故往往比一般辞汇具有更为深广的含义。通过这则典故,我们设想这位蜀客是奉诏赴蜀的,也可能是一个象王褒一样富有才华的文人,至少作者是用王褒这位文学之士来称誉他。由于典故带有蜀中特异的情调,一开头就给全诗笼罩了浪漫的色彩。

第二句"木棉花发锦江西",是写现实中的蜀地景物。木棉花开,正是春季,其地又在锦江,则明丽可想。照此写来,诗中情绪应该是愉快的,可是并不,诗人在句末轻轻点上二个"西"字,则将诗境引向辽远的四川西部了。

如果说前两句是由虚到实的话,那么后两句则把诗笔集中到更小的画面上,色调也由明丽转向凄清了。日落黄昏,山中小桥上行人稀少,隐隐透露出旅客孤单,蜀地凄凉的况味。再加上"时见猩猩树上啼"一句,更加烘托了这种孤寂冷落的气氛。"猩猩啼"系承"行人少"而来。因为"行人少",所以猩猩敢于出来活动。这景象不但凄清,甚至带点儿恐怖。猩猩啼,猿猴叫,最增旅思。李珣《巫山一段云》词云:"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其《南乡子》又云:"行客待潮天欲暮。送春浦,愁听猩猩啼瘴兩。"李珣既写了蜀地,也写了岭南,张籍则专写蜀中,风光非常相似,用以烘托旅愁的效果,也是相同的。在送人之际,诗人为什么不用好言安慰,反而渲染愁情?似乎不可理解。其实这是唐人的一种习惯,上面所提到的王维《送元二使安西》、李白《送友人》,不都是如此吗?

诗中描写了蜀中风光,可是从诗人一生行踪来看,他并未到过那里。虽未到过,但景物的摹写,情境的描绘,却非常真实。因此宋顾乐《唐人万首绝句选》评曰:"说出南方风土,使人如履其地。就事直书,布臵得法,自有情景,真高手也! 凡登临风土之作,当如此写得明净。"诗人并未亲临其地,但写出来却"使人如履其地",这是什么原因?一是抓住了蜀中典型的富有特征的景物,象木棉、锦江,猩猩,连典故也是蜀中所特有的。这样,就能产生以少总多的艺术效果。二是借助于想象。没有想象,就没有诗歌,没有文艺创作。此刻诗人在送人之际,他的想象力也跟随行人到了蜀中,仿佛身临其境,看到那里的一切。就象后来词人孙光宪所写的那样:"目送征鸿飞杳杳,思随流水去茫茫,兰红波碧忆潇湘。"(《浣溪沙》)

当然张籍所咏的不是潇湘,而是蜀中,但就驰骋想象来说,不正有些相似之处吗?这也许是文艺创作上的一个共同规律吧。

重庆卷

12、阅读下面这首词,然后回答问题。(6分)

菩萨蛮·北固题壁

【清】郭麟

青天欲放江流去,青山欲截江流住。侬也替江愁,山山不到头。片帆如鸟落,江住侬船泊。毕竟笑山孤,能留侬住么?

(1)、简析"片帆如鸟落,江住侬船泊。"中"住"字的含义。(2分)

(2)、词的上阕说"依也替江愁",下阕说"毕竟笑山孤","愁"与"笑"是否矛盾?为什么?(4分)

【参考答案】(1)"住"字写出了因看不见江水流动而产生的错觉,也形象地表现出水流平缓之状。

(2)不矛盾。从"愁"到"笑",表现了作者主观感受的变化。作者先为群山重叠似乎要截住江流而愁。然后,又为青山毕竟截不住江流而喜,故笑。

释义:上天(大自然)要让江河流下去,但旁边的青山却想要江流停下来。谁不替江流发愁呢,那一座座连绵的山川一眼也望不到头啊!远处的船帆如飞鸟一样的落停了下来,船停泊不动的时候似乎江流也停住了流逝。可笑群山依然显得无力和自作多情,又怎么能把她留住呢?

联系刘孝绰虽然自负才华自视甚高,但一生仅做到秘书监,一直得不到提拔的遭遇,可知诗中蕴含着期盼得遇明主之意。"嘉树欲相依"为全诗主旨。

【延伸阅读】

郭麟简介郭麟(1823~1893),字子嘉,自号望三散人。清末学者、书法家,潍县(今潍城区)人。出身于没落的书香门第。他幼承家学,酷爱金石文字,栖居乡间,悉心考古,精研六书。数十年搜罗金石不辍,鉴赏能力为陈介祺所推服。性情傲僻,不随俗流,洁身自好,严于律己,份外之财毫厘不取。虽贫困而不移其志。

他曾被郭熊飞聘为家馆教师,随其宦居南北10余年。返籍后,于城西杨家庄置田10余亩,筑舍居住,名为"杨峡别墅"。因住处濒临大于河,居室名"听渏山房"。他隐居乡间,埋头著述,并于荒冢破寺中、断碣残碑间,剥剔苔藓,搜集古迹金石文献,10余年得90余种。自乡居后,六七年不入城市,更不与缙绅交往。独于考证篆籀,辨别碑版真伪时,与陈

介祺共相研讨。补订得232种,辑为8卷,名《潍县金石志》。晚年寄居妹家。1883年(光绪九年),侍郎汪鸣銮视学山左,慕名来访。他为之缕述详析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并提出自己的见解,汪明銮为之倾服。汪见他著述甚丰,却因家贫无资刊行,欲赠金相助,他辞谢。汪又欲为之请、授之以官,他亦辞谢。最后,汪鸣銮执意留金作为写书费,并允为校刊诸书,郭麟才起谢。为使近30卷著述,能尽快问世,他历时3月,力疾校雠完成后,因汪被罢官归里,致使该书未能出版。他耗费多年心血,其著述因无力出版而被埋没,深为痛心,忧郁成疾,于1893年(光绪十九年)含恨去世。临终前,将遗稿悉付友人王承吉。

著有《灵芬馆诗初集》四卷,《二集》十卷,《三集》四卷,《四集》十二卷,《续集》八卷,《杂著》二卷,《杂著续编》四卷,《江行日记》一卷,《樗圃消夏录》三卷,《灵芬馆诗话》十二卷,《续诗话》六卷,及《蘅梦词》、《浮眉楼词》、《忏余绮语》各二卷等,均《清史列传》并行于世。

四川卷

12.阅读下面这首宋词,然后回答问题。(8分)

减字木兰花

向子湮

斜红叠翠,何许花神来献瑞。粲粲裳衣,割得天孙锦一机。

真香妙质,不耐世间风与日。着意遮围,莫放春光造次归。

【注】向子諲yīn(1085-1152),字伯恭,号芗林居士,临江(今江西清江县)人。哲宗元符三年(1100)以荫补官。徽宗宣和间,累官京畿转运副使兼发运副使。高宗建炎处任迁江淮发运使。素与李纲善,李纲罢相,子湮也落职。起知潭州,次年金兵围潭州,子諲率军民坚守八日。绍兴中,累官户部侍郎,知平江府,因反对秦桧议和,落职居临江,其诗以南渡为界,前期风格绮丽,南渡后多伤时忧国之作。有《酒边词》二卷。

(1)"斜红叠翠"一句,"红""翠"和"献"字对春景的描写各有其妙,请简要分析。(4分)(2)

【赏析】

这是一首咏唱春日百花争艳的迷人景象的词作。写得艳丽浓郁,光采照人,真可谓字字珠玑,行行锦绣。但言语深处,隐然有伤感意。

上阕仅用寥寥四句,便写出了一片花团锦簇、灿烂照眼的艳阳春光。"斜红叠翠,何许花神来献瑞"中,前句使用代称手法,以"红"代花,以"翠"代叶,达到含蓄而不直露的效果;一个"斜"字,写出花朵娇柔多姿、毫不呆板之态,一个"叠"字,则强调了叶片争茂繁密的长

势。后一句是对眼前花繁叶茂的美景充满惊奇地赞叹,"何许",即何处;"献瑞"中的"瑞"是祥瑞、吉祥之义。春天到来,百花盛开,千朵万朵的红花在翠绿的枝叶映衬下明艳照眼,这是何处飞来的花神为点缀人间作出的精心奉献!"粲粲裳衣,割得天孙锦一机"二句,仍然着意写花态之美,前句采用了拟人手法,径直以穿衣着裳的"花神"指花;"粲粲"是鲜明的样子。后句中的"天孙"即织女星,《史记o天官书》中有"河鼓大星……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的记载,在这里则指神话中精于织锦的织女。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花神们身上色泽鲜艳、光华夺目的衣裙,都是用从天上手艺最高的织女的织锦机上割下的锦绣制成。这般景象只应天上才有,人间能得几回看到!这是词人对令人陶醉的春光发出的由衷的赞叹。

下阕四句写花的内在质地与对春光的爱惜。"真香妙质,不耐世间风与日"中,以纯"真"写花的香,以美"妙"写花的质,真可谓玉质天香,它们怎能经受得住浊世间的狂风吹与烈日晒的摧残!"着意遮围"之句承上启下,要小心翼翼地为百花遮风挡雨,不使它受伤害,只这样做还不行,要使百花常开不败,关键的是"莫放春光造次归",一定要拉住春光,千万不要让它轻易随便地归去。这是词人发自心底的呼声,写尽了对盛开的充满生气、携着春光的繁花的缱绻之情。

若沿袭自《诗经》、《楚辞》以来的传统来看,词人显然是以香花喻君子,"真香妙质"之句可见;而摧残香花的"风"、"日"则隐喻朝中奸佞的权臣。这便给予该词以深刻的社会含义。据该篇后记文字"绍兴壬申春,芗林瑞香盛开,赋此词。是年三月十有六日辛亥,公下世。此词,公之绝笔也",可知这首词写于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二年(1152)"瑞香盛开"的春天;因词人自号"芗林居士",可见"芗林"系指其所居之处;是年三月十六日词人要执意挽留的"春光"尚未归去,而词人却辞世而长去了,这首留世词作,便成了他向世人向春光告别的绝笔了。

【延伸阅读】

作者简介

向子諲yīn(1085-1152),字伯恭,号芗林居士,临江(今江西清江县)人。哲宗元符三年(1100)以荫补官。徽宗宣和间,累官京畿转运副使兼发运副使。高宗建炎处任迁江淮发运使。素与李纲善,李纲罢相,子湮也落职。起知潭州,次年金兵围潭州,子諲率军民坚守八日。绍兴中,累官户部侍郎,知平江府,因反对秦桧议和,落职居临江,其诗以南渡为界,前期风格绮丽,南渡后多伤时忧国之作。有《酒边词》二券。

湖南卷

阅读下面的宋词,根据提示,完成赏析。(7分)

好事近陆游

湓口放船归,薄暮散花洲宿。两岸白蘋红蓼,映一蓑新绿。有沽酒处便为家,菱芡四时足,明日又乘风去,任江南江北。

【注】本词写于作者54岁东归途中。

(1)赏析上片"映一蓑新绿"句中的"蓑""映"二字的巧妙之处。(4分)

答:"蓑"字勾连"新绿","新绿"如蓑,引人联想,近观长短参差,远望绵延润泽,形象生动。"映"字体物甚细,将绿草与前句之白蘋、红蓼相映衬,构成一幅深浅对比、冷暖交融的色彩丰富的美景,足以怡悦人心。

(2)简析下片中作者抒发的思想感情。(3分)

答:下片紧扣江行特点,抒发了自己只需以酒为伴,生活上别无奢求,乘风顺流、随意飘荡,处处为家的旷达自适的情怀。

辽宁卷

阅读下面这首宋诗,完成8-9题。

陈与义①

潇潇十日雨,稳送祝融②归。燕子经年梦,梧桐昨暮非。

一凉恩到骨,四壁③事多违。衮衮繁华地④,西风吹客衣。

【注】①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洛阳人。这首诗作于政和八年(1118),当时作者正闲居京城等候授职。②祝融:火神,这里指夏季。③四壁:家徒四壁,指穷困。

④衮衮:众多,这里指众多居高位而无所作为的官吏。繁华地:指京城。

8.第二联两句诗是什么意思?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感情?

9.前人认为这首诗写雨时妙在"若即若离",你同意这种说法吗?请简述理由。(6分)

【延伸阅读】

怎一个雨字了得--古代咏雨诗词的境界

人们在谈到诗歌尤其是古典诗歌时,常常要想起四种常见的意象:风、花、雪、月。事实上,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雨这一意象在我国诗歌中出现的频率与前四者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在《诗经o卫风o伯兮》中就有"其雨其雨,杲杲出日。"的诗句,宋人沈颢也有诗曰:"遍地园林同己有,满天风雨助诗忙。",的确,雨的轻柔灵动、情态万千,成了诗人们抒发个人感慨的有效载体,所谓"楚雨含情皆有托"。诗人们把自己特有的感受、体验、情绪和心态都融注到对雨的描绘中去,因而产生了不同的雨的意境。

一、雨与自然美景融合的妙境

咏雨与写景融为一体,甘雨浸润美景,美景感染雨意,达到一种景美雨醇,天人合一、妙不可言的境界。如王维(《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王维眼中的明月、清泉、浣女、渔舟,在雨后空山洁净清爽的艺术空间里显得滋润光泽、意味悠长,美景与雨意相得益彰,堪称妙境。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及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勾勒出了一幅十分美妙的春的图画。宁静的夜晚,沙沙的细雨,化作生命的光泽与亮色,万物由此悄然萌动,何等惬意!苏轼《浣溪沙》词:"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一场透雨过后,原野青青,景色格外清新可爱,走马于平沙芳草地上,自是一尘不染,只觉满眼青翠,美妙至极。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那落在天街上的纤细小雨滋润如酥,酥就是奶油,它细腻、匀称、滑爽、滋润而又慢慢地普降到皇城中的街道。透过雨丝遥望草色,朦朦胧胧,仿佛有一片极淡极淡的青青之色,这是早春的草色。看着它,人们心里顿时觉得快乐、新鲜、活泼、清香,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名句,如"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双燕归来细雨中"等等,都勾勒了一幅幅美妙的自然图画,让人欣赏、赞叹,从中感受生命的光泽和人生的生机与希望。

二、雨与哲理意绪融合的禅境

雨所清洗的是空间世界,也是人的心灵世界。诗人的权心利欲在雨意的清凉中被洗净,诗人在雨的静观和沉思中领悟到某种人生的哲理,从而使雨具有了几分禅家的意味。

宋代大词人苏轼的《定风波》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睛。"此词作于苏轼贬居黄州之时,作者借途中遇雨的平常经历阐发了不平常的人生哲理,映射出作者独特的人生感受:无论是自然界的阴睛风雨,还是现实人生的荣辱升降,都可等闲视之,浑不在意。这里词人正是借助于"雨"这一具体意象将人生引入到忘情得失,超然物外的禅意般的宁静之中。宋人方岳的一首《听雨》诗也同样显得很有意味:"竹斋眠听雨,梦里长青苔。门寂山相对,身闲鸟不猜。"诗人雨中入眠,连梦里也长出青苔,身心闲静得连鸟都不猜疑。在竹斋听雨的境界里诗人自失于"对象"之中,身心完全物化,世界不复存在。雨把人从喧闹的尘世带入诗意的栖居,虽无一字禅语,但处处可见禅趣。

这一类型的诗歌,还可举出很多。如陈与义《试院书怀》:"细读平安字,愁边失岁华。

疏疏一帘雨,淡淡满枝花。投老诗成癖,经春梦到家。茫茫十年事,倚杖数栖鸦。"清代纪昀对此诗的评论是"通体清老,结亦有味。"又如李商隐:"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白居易:"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秋雨夜眠》);王安石:"江北秋阴一半开,晚云含雨却低徊。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江上》)。诗人们借助于雨来表达空、静、闲、淡的艺术氛围,深寓着"可解而不可解"的禅意。在这里生命本体与宇宙本体被圆融为一体,一切都随缘任运,自然适意,宁静淡远中有生机勃勃的自由境界,显得空中有灵,灵中有空。这就是所谓的"不立文字"而达到开悟心境的目的。

三、雨与悠闲自在融合的雅境

郭绍虞先生说:"赏雨茅屋,幽居自得,见其雅"。聚心凝神,或登楼观雨,或静卧听雨,或把酒品雨,或雨中行吟,悠闲自在,实在是一种雅致境界的追求。

张志和《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描绘了美丽的自然风光,勾勒出一个闲适、安然享受雨趣的渔民形象,有动有静,恰似一幅淡雅的水墨画,把读者带入一个优雅、澄明的世界。再有韦应物《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山涧边簇生着一片可爱的芳草,树丛中有黄鹂鸟在悠然自得地鸣叫。向晚时分,春雨洒落,潮水暴急,野渡无人,孤舟自横,一片迷茫又有想象空间的境界。诗人对野生之物自然存在状态的倾心与赏玩,折射出闲雅萧散的人生态度,令人心醉。韦庄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菩萨蛮》),明碧绿的江河湖泊,可以和蓝天的纯净相媲美;躺在装点着图案的画舫上,眼望朦胧烟雨中的江南风物,悠然入梦,何其淡雅诱人!汪藻也为我们留下相似的镜头:"钩帘百顷风烟上,卧看青云载雨过" (《即事二首》其二),倦眼看雨,自在观云,闲情雅意油然而生。

这样的例子还可举出很多。如陆游:"卧读陶诗未终卷,又乘微雨去锄瓜"(《小园四首》其一);张耒:"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清瘦出云来"(《初见嵩山》;徐俯:"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荫来"(《春游湖》);温庭筠:"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蒙隔钓船"(《咸阳值雨》)等。这些诗词句子,写得萧散疏朗,清丽婉约,很符合传统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它以人为中心,极为重视、关注人如何于现实人生中使自己得以超拔,将人的精神生命向上推展,提升人的生命存在。受此影响,古代诗人往往探求人生的自由审美极境,向往、追求艺术化的人生,主张人诗意地栖居,人生如闲云野鹤般闲适。我们可以说文学世界里的疏疏细雨,是浮现于诗人嘴角的恬静与惬意。诗人的心灵在它们的浸润下,流露出远离喧嚣的高雅与适意。